ag真人在线

太中校本课程
太中校本课程
  1. 通知通告
  2. 校本课程指南
  3. 校本课程动态
  4. 过程资料
  5. 校本课程教材
  6. 课题概况
  7. 成果展示
  8. 3D教材阅读

校本课程教材

主页 > 太中校本课程 > 校本课程教材

金戈铁马:3国士无双--豫让

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1:31:12
浏览次数:525次


国士无双----------------豫让

 

唐代有一个诗人叫胡曾,他擅长写咏史诗,观点颇新,他曾写过一首《豫让桥》的诗:

豫让酬恩岁已深,高名不朽到如今。

年年桥上行人过,谁有当时国士心?

很明显从诗里大家读出了他对国士豫让的崇敬之心,那么,大家不仅要问豫让是谁?诗人胡曾又为什么称豫让为国士呢?

豫让是春秋晋国人,大约是现在的太原人,豫让桥也叫赤水桥,它的原址在太原赤桥村,但现在只留下村名,而桥不见了。

豫让似乎是一个很平凡的人。当他走在大街上,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注意他。以至于在晋国六卿范氏和中行氏手下做事的时候,一直都默默无闻。在范氏那里,他所任的仅仅是相当一个马夫;在中行氏的营下,也不过是个小尉。而智伯灭了范氏和中行氏以后,一眼就发现了豫让的与众不同,于是招为幕下家臣。一来就待以上宾,驷马高车,高堂广厦,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。从那一刻起,他就发誓,将一生交给智伯(智瑶),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。

有一次,智伯筵请魏驹与韩虎、赵襄子当朝的三家大夫,原本晋国有六卿,就是智伯、范氏、中行氏、韩虎、赵襄子、魏驹,后来范氏、中行氏被智伯吞并,晋国就只剩四卿了,而以智伯的势力最大,所以席间智伯借着酒劲,要挟恐吓这三位宾客,迫使魏驹与韩虎各割让土地一百多里,岁课金银十万两。唯有赵襄子沉吟不应,智伯大怒,当庭将酒水撒在赵襄子面前,并用污言羞辱了他。赵襄子借口内急,趁机逃离智伯的府邸。智伯余怒未消,扬言要讨伐赵襄子,并命魏驹与韩虎与之携同作战。魏驹与韩虎唯唯诺诺,不敢抗从。

    豫让见此情景,就直言不讳地进谏说:“主公,豫让闻我主索韩、魏、赵氏三子地,赵氏不应,避席逃遁,主人意欲见伐赵子。主公,自古道高而自危,满而自溢。先王的志向不能说不远大,但欲不可纵,终不能成,图留空憾。赵子逃走,慑于主公武威,必有防备,主公若苦苦相侵,恐非善道,万万不可。”

    可是,智伯并没有听豫让的话,而是率领韩驹、魏虎三家之兵讨伐赵襄子。赵襄子兵力瘠弱,在晋阳坚守不出。智伯大怒,决晋河之水淹之。一连数日,水势愈高,渐渐灌入城中,再加四五尺,便冒过城头了。岂不料赵襄子密谋韩虎、魏驹、韩虎、魏驹暗地使人袭杀智伯守堤军士,于西面掘开水口,反灌入智伯之寨,军中惊乱,一片喊杀声起,智伯在豫让等人的掩护慌忙逃走,意欲投奔秦国。

 赵襄子早料到此计,设大军埋伏途中,趁势掩杀。智伯大军早已成惊弓之鸟,一轰而散,余下将士被各自冲散。智伯被赵襄子大军团团围住,赵襄子历数智伯罪状,智伯恨而不语,长叹道:“不听豫让诸臣之荐,果真有此劫,报应如此。”遂溺水而亡。

赵襄子联合韩、魏二家,消灭了智伯,并将他的头骨拿来当酒杯。逃入山中的豫让听到此事以后,决心为智伯复仇,他说了一句非常著名的话:“女为悦已者容,士为知已者死。”可见,豫让为智伯复仇,不仅是尽臣子之忠,更是全朋友之义,回报智伯的知遇之恩,大家与其认为豫让是“复仇”,倒不如说他是“全交”——智伯曾经给豫让以人格的尊严,所以,豫让誓死也要捍卫智瑶的人格与尊严。

豫让先是改变姓名,冒充罪犯,混进宫廷,企图借整修厕所的方式,用匕首刺杀赵襄子。可是赵襄子在上厕所时,突然有所警觉,命令手下将豫让搜捕出来。赵襄子的左右随从原想杀他,赵襄子却认为豫让肯为故主报仇,是个有义之人,便将他释放了。

豫让仍不死心,为了改变相貌、声音,不惜在全身涂抹上油漆、口里吞下煤炭,乔装成乞丐,找机会报仇。他的朋友劝他:“以你的才能,假如肯假装投靠赵襄子,赵襄子一定会重用、亲近你,那你岂不就有机会报仇了吗?何必要这样虐待自己呢?”豫让却说:“如果我向赵襄子投诚,我就应该对他忠诚,绝不能够虚情假意,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行刺。”豫让还是要依照自己的方式完成复仇的使命。

不久,机会来了,豫让事先埋伏在赤水桥下,准备在赵襄子过桥的时候刺杀他。赵襄子的马却突然惊跳起来,赵襄子的第一反应竟然就是:一定又是豫让!豫让于是被卫士们所搜获,使得豫让的计划又再次失败。捉了豫让后,赵襄子责备他说:“你以前曾经在范氏和中行氏手下工作,智伯消灭了他们,你不但不为他们报仇,反而投靠了智伯;那么,现在你也可以投靠我呀,为什么一定要为智伯报仇呢?”豫让说:“我在范氏、中行氏手下的时候,他们根本都不重视我,把我当成一般人;而智伯却非常看重我,把我当做国士看待,我当然要像国士那样来报答他,所以我非替他报仇不可!”

赵襄子听了非常感慨,便说:“你对智伯,也算是仁至义尽了;而我,也放过你好几次。这次,我不能再释放你了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豫让知道这一次是非死不可,于是就请求赵襄子:“希翼你能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,将你的衣服脱下来,让我刺穿;这样,我即使是死了,也不会有遗憾。”

赵襄子答应了他这样的要求,豫让拔剑,连刺了衣服三次,然后就自杀了。

于是有了成语 “斩衣三跃”,在这里,似乎豫让是想对世人显耀自已的剑术,证明他有“能力”杀死赵襄子,现在他的失败,只是因为他没有出手,而不是没有出手的“机会”。

据说,豫让身死的那一天,整个赵国的侠士,都为他痛哭流涕。

后来读《战国策》,才知道其实司马迁的故事不完全,后面还有尾声:“衣尽出血。襄子回车,车轮未周而亡。”也就是说,赵襄子没有想到豫让完全有能力杀他,所以,受到了“惊吓”,不久就死去了。

当然,现实中的豫让,与荆轲等人一样,只是一个人微言轻、而且相当失败的“刺客”,但正是因为他的失败以及失败的过程,成就了豫让的人GREE量,“士为知已者死”,“国士遇我,国士报之”,与其它刺客相比,豫让可以说是“虽死犹生”。

可以说历朝历代,无论何人,都对豫让持同情态度,只有明代方孝孺却写了一篇《豫让论》,责备豫让,未能在智瑶败亡之前劝谏智瑶,以至晋国覆亡,豫让难辞其咎。

方孝孺是个书生,他以为自已有资格去指责前人,所以,《豫让论》除了翻案以外,也持一种不折不扣的形而上学观点,这也证明了戴震的话:“儒者以理杀人”——自宋明理学盛行以后,儒者往往高悬道德标准,苛求每一个人,以他们的要求,其实任何人都可以被指责,结果形成“三代以下无完人”的局面。

这篇《豫让论》里说到:“士君子立身事主,既名‘知己’,则当竭尽智谋,忠告善道,销患于未形,保治于未然,俾身全而主安。生为名臣,死为上鬼,垂光百世,照耀简策,斯为美也。苟遇知己,不能扶危为未乱之先,而乃捐躯殒命于既败之后;钓名沽誉,眩世炫俗,由君子观之,皆所不取也。”

方孝儒以豫让“不足以‘国士’而论”,理由并不充分,所谓“销患于未形,保治于未然”,才能称国士,那么,天下有几个能成国士?如果事事皆可预料,岂非人人皆可以为圣贤?方孝儒他自已也想不到燕王朱棣会兴兵“靖难”,捉拿那个“简文皇帝”,结果自己也未能“销患于未形,保治于未然”,甚至自己也不得好死,诛灭“十族”这才叫“书生误国”。

应该说,国家有难,知己有难,死并不难,难在寻仇。寻仇也不难,难还难在心安;豫让不是为了达到目的,就不择手段,这就是豫让所说的——“忠臣有死名之义”。

此外,豫让在人格方面,也不是《史记?刺客传》中的其它四位所能比拟的。此人之所以可以称为“国士”,正因为他是五人之中,唯一不存在政治目的的“刺客”,他所扮演的角色,只是“义士”,而且戏演得好。

豫让不可能像曹刿与专诸那样,能够精心策划,以获得绝好的机会出手;他也不可能像聂政与荆轲那样,幕后有着强大的政治势力并且倾力支撑,他完全靠“一己之力”,挑战令“诸侯分崩”、“战国肇乱”的赵襄子,并且独立完成了与政治谋杀有着同样难度的、一场“理想主义”的复仇故事。

所以千载之后,听到他的故事,依然让大家心潮澎湃。

 

附录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士为知己者死

晋毕阳之孙豫让,始事范中行氏而不说,去而就知伯,知伯宠之。及三晋分知氏,赵襄子最怨知伯,而将其头以为饮器。豫让遁逃山中,曰:“嗟乎!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。吾其报知氏之雠(通“仇”)矣。”乃变姓名,为刑人,入宫涂厕,欲以刺襄子。襄子如厕,心动,执问涂者,则豫让也。刃其杇曰:“欲为知伯报仇!”左右欲杀之。赵襄子曰:“彼义士也,吾谨避之耳。且知伯已死,无后,而其臣至为报仇,此天下之贤人也。”卒释之。豫让又漆身为厉,灭须去眉,自刑以变其容,为乞人而往乞,其妻不识,曰:“状貌不似吾夫,其音何类吾夫之甚也。”又吞炭为哑,变其音。其友谓之曰:“子之道甚难而无功,谓子有志,则然矣,谓子知,则否。以子之才,而善事襄子,襄子必近幸子;子之得近而行所欲,此甚易而功必成。”豫让乃笑而应之曰:“是为先知报后知,为故君贼新君,大乱君臣之义者无此矣。凡吾所谓为此者,以明君臣之义,非从易也。且夫委质而事人,而求弑之,是怀二心以事君也。吾所为难,亦将以愧天下后世人臣怀二心者。”

    居顷之,襄子当出,豫让伏所当过桥下。襄子至桥而马惊。襄子曰:“此必豫让也。”使人问之,果豫让。于是赵襄子面数豫让曰:“子不尝事范中行氏乎?知伯灭范中行氏,而子不为报仇,反委质事知伯。知伯已死,子独何为报仇之深也?”豫让曰:“臣事范中行氏,范中行氏以众人遇臣,臣故众人报之;知伯以国士遇臣,臣故国士报之。”襄子乃喟然叹泣曰:“嗟乎,豫子!豫子之为知伯,名既成矣,寡人舍子,亦以足矣。子自为计,寡人不舍子。”使兵环之。豫让曰:“臣闻明主不掩人之义,忠臣不爱死以成名。君前已宽舍臣,天下莫不称君之贤。今日之事,臣故伏诛,然愿请君之衣而击之,虽死不恨。非所望也,敢布腹心。”于是襄子义之,乃使使者持衣与豫让。豫让拔剑三跃,呼天击之曰:“而可以报知伯矣。”遂伏剑而死。死之日,赵国之士闻之,皆为涕泣。

《战国策》赵策一

【译文】

最初,晋国侠客毕阳的孙子豫让给范、中行氏做大臣,但并未受到重用,于是他就投效知伯,得到宠信。后来韩、赵、魏三国瓜分了知伯的土地。其中赵襄子最痛恨知伯,把知伯的头盖骨拿来作饮器。这时豫让逃到山里说:“唉!志士为了解自己的人而牺牲,女子为喜欢自己的人而打扮,所以我一定要替知伯复仇。”于是豫让就隐姓埋名化装成一个受过刑的人,潜伏到王宫里用洗刷厕所作掩护,以便趁机杀死知伯的仇人赵襄子。不久赵襄子入厕,忽然觉得心跳,就下令把涮厕所的人提来审问,才知道是豫让化装行刺。这时豫让竟拿出匕首说:“我要为知伯报仇!”卫士拿下他,要杀他,可是赵襄子却制止说:“这是一位义士,我只要小心躲开他就行了。因为知伯死后没留下子孙,他的臣子中有肯来为他报仇的,一定是天下有气节的贤人。”

    于是赵襄子就把豫让释放了。可是豫让继续图谋为知伯报仇。他全身涂漆,化妆成像一个生癞的人。同时又剃光了胡须和眉毛,把自己彻底毁容,然后假扮乞丐乞讨,连他的妻子都不认识他,看到他以后只是说:“这个人长像并不像我的丈夫,可是声音却极像,这是怎么回事?”于是豫让就吞下炭,为的是改变自己的声音,他的朋友看到他时对他说:“你这种办法很难成功,如果说你是一个志士还可以,如果说你是一个明智之士就错了。因为凭你这种才干,如果竭尽忠诚去侍奉赵襄子,那他必然重视你和信赖你,待你得到他的信赖以后,你再实现你的复仇计划,那你一定能成功的。”豫让听了这话笑了笑说:“你的意思是为了老朋友而去打新朋友,为旧君主而去杀新君主,这是极端败坏君臣大义的做法。今天我所以要这样做,就是为了阐明君臣大义,并不在于是否顺利报仇。况且已经委身做了人家的臣子,却又在暗中阴谋计划刺杀人家,这就等于是对君主有二心。我今天之所以明知其不可为却要这样做,也就是为了羞愧天下后世怀有二心的人臣。”

    不久,赵襄子要外出巡视,豫让埋伏在赵襄子所必经的桥下。赵襄子骑马走在桥边时,马忽然惊跳起来,赵襄子说:“这一定又是豫让。”经派人搜捕之后,果然是豫让。因此赵襄子就责备豫让说:“你不是曾经侍奉过范、中行氏吗?知伯灭了范、中行氏,你不但不替范、中行氏报仇,反而屈节忍辱去臣事知伯。如今知伯身死国亡已经很久,你为什么如此替他报仇呢?”豫主回答说:“当我侍奉范、中行氏时,他们只把我当作普通的人看待,所以我也就用普通人的态度报答他们;而知伯把我当作国士看待,所以我也就用国士的态度报答知伯。”于是赵襄子用吝惜的口吻感叹说:“唉!豫让啊,由于你为知伯报仇,已经使你成为忠臣义士了。而寡人对待你,也算是仁至义尽。你自己想一想吧,寡人不能再释放你了!”于是赵襄子就下令卫士把豫让包围起来。

    这时豫让又对赵襄子说:“据臣所知,一个贤臣不阻挡人家的忠义之行,一个忠臣为了完成志节不顾惜自己的生命。君王以前已经宽恕过我一次,天下没有不为这件事赞扬君王的。今天我到这里行刺,按理您应在这里将我处死。不过我想得到君王的王袍,准许我在这里刺它几下,我即使死了也没有遗憾了。不知君王能否成全我的愿望?”赵襄子为了成全豫让的志节,就当场脱下自己的王袍由侍臣交给豫让。豫让接过王袍以后拔出佩剑,奋而起身,然后用剑刺王袍仰天长叹:“啊!天哪!我豫让总算为知伯报了仇!”豫让说完话就自杀而死。赵国的忠义之士听说以后,都落泪惋惜不已。

 

附录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豫让论

  方孝孺

士君子立身事主,既名知己,则当竭尽智谋,忠告善道,销患于未形,保治于未然,俾身全而主安。生为名臣,死为上鬼,垂光百世,照耀简策,斯为美也。苟遇知己,不能扶危为未乱之先,而乃捐躯殒命于既败之后,钓名沽誉,眩世骇俗,由君子观之,皆所不取也。

盖尝因而论之:豫让臣事智伯,及赵襄子杀智伯,让为之报仇。声名烈烈,虽愚夫愚妇莫不知其为忠臣义士也。呜呼!让之死固忠矣,惜乎处死之道有未忠者存焉——何也?观其漆身吞炭,谓其友曰:“凡吾所为者极难,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而怀二心者也。”谓非忠可乎?及观其斩衣三跃,襄子责以不死于中行氏,而独死于智伯。让应曰:“中行氏以众人待我,我故以众人报之;智伯以国士待我,我故以国士报之。”即此而论,让馀徐憾矣。

段规之事韩康,任章之事魏献,未闻以国士待之也;而规也章也,力劝其主从智伯之请,与之地以骄其志,而速其亡也。郄疵之事智伯,亦未尝以国士待之也;而疵能察韩、魏之情以谏智伯。虽不用其言以至灭亡,而疵之智谋忠告,已无愧于心也。

让既自谓智伯待以国士矣,国士——济国之上也。当伯请地无厌之日,纵欲荒暴之时,为让者正宜陈力就列,谆谆然而告之日:“诸侯大夫各安分地,无相侵夺,古之制也。今无故而取地于人,人不与,而吾之忿心必生;与之,则吾之骄心以起。忿必争,争必败;骄必傲,傲必亡”。谆切恳至,谏不从,再谏之,再谏不从,三谏之。三谏不从,移其伏剑之死,死于是日。伯虽顽冥不灵,感其至诚,庶几复悟。和韩、魏,释赵围,保全智宗,守其祭祀。若然,则让虽死犹生也,岂不胜于斩衣而死乎?让于此时,曾无一语开悟主心,视伯之危亡,犹越人视秦人之肥瘠也。袖手旁观,坐待成败,国士之报,曾若是乎?智伯既死,而乃不胜血气之悻悻,甘自附于刺客之流。何足道哉,何足道哉!

虽然,以国士而论,豫让固不足以当矣;彼朝为仇敌,暮为君臣,腆然而自得者,又让之罪人也。噫!

白话译文

士人君子要建立功名,侍奉主人,既然被称作知己,那就应当竭尽智谋,诚恳地加以劝告,巧妙地加以开导,在祸患还未显露时就消除它。在动乱发生之前保住社会的治安,使自己不受损害,主人没有危险。活着是著名的忠臣,死后做高尚的鬼魂,流芳百世,照耀史册,这才是完美的士人。如果遇到知己,不能拯救危难于动乱之前,而在事情失败之后才去献身自尽,沽名钓誉,迷惑世人,夸耀于社会,这在君子看来,都是不足取的。

我曾经因此评论过豫让。豫让做智伯的家臣,等到赵襄子杀了智伯,豫让为他报仇,名声显赫,即使是平民百姓,也没有一个不知道他是忠臣义士的。唉!豫让的死当然可以称为忠了,可惜,在怎样死的方式上还有不忠的表现。为什么呢?看他漆身吞炭,对他朋友说:“我做的事情都特别难,我是想用这种做法使天下后世做臣子而怀有二心的人感到羞愧。”这能说他不忠吗?等看到他连续三次跳起来,用剑来刺赵襄子的衣服,赵襄子责备他不为中行氏而死,却单单为智伯而死的时候,豫让回答说:“中行氏像对待一般人那样对待我,所以我就要像一般人那样去报答他;智伯把我当国士对待,所以我就要像国士一样报答他。”就此而论,豫让就有不足之处了。

段规侍奉韩康子,任章侍奉魏献子,并没有听说待他们如同国士,可是段规、任章却尽力劝说他们的主人顺从智伯的无理要求,割给智伯土地,使他志气骄盛。从而使他更快地灭亡。郗疵侍奉智伯,智伯也没有待他如同国士。可是郗疵却能洞察韩、魏的企图来劝谏智伯。虽然智伯不采纳他的意见以至于灭亡,但是郗疵的智谋忠告,已经是无愧于心了。豫让既然自己认为智伯待他如同国士了,所谓国士,是为国家济困扶危的人。当智伯对土地贪得无厌之日,放纵情欲,荒淫暴虐之时,作为豫让,正应竭力来尽自己的职责,耐心地劝谏自己的主人说:“诸侯大夫应各自安心守着自己分内的土地,不要互相侵夺,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。如今,无缘无故地向人家索取土地,人家不给,就要产生忿恨之心;人家给了,就产生骄横之心。忿恨必然会引起争斗,争斗必然会失致;骄横必然傲视一切,傲视一切必然导致灭亡。’非常耐心诚恳地劝谏,一次不听,再来第二次,第二次不听,再来第三次,第三次劝谏还不听从,再把那伏剑而死的行动安排在这个时候。这样一来,智伯虽然顽固愚昧,但受至诚之心的感动,也许会重新醒悟,从而与韩、魏讲和,解除赵国的围困。保全智氏的宗族,使他们能香火不断,延续不绝。假如这祥,豫让即使死了也像活着一样,难道不胜过斩衣然后自杀吗?

豫让在那时,甚至连一句开导主人,使他醒悟的话都没说。看着智伯的危亡,就像越人远远地看秦人的肥瘦一样。袖手旁观,坐待成败,国士的报答竟然能像这个样子吗?直到智伯已死,豫让才压抑不住愤怒的血气,甘心情愿地加入刺客的行列,这有什么可以值得称道的呢?有什么可以值得称道的呢?

虽然这样,但用国士的标准来评价豫让,豫让的确是不配的了。可是同那些早晨还是仇敌,晚上就变成了君臣,厚着脸皮自以为得意的人相比,他们又都是豫让的罪人了。唉!

资料链接:

《战国策》记载了东周、西周及秦、齐、楚、赵、魏、韩、燕、宋、卫、中山各国之事,记事年代起于战国初年,止于秦灭六国,约有240年。战国时期国别史和汉民族历史散文集。分为12策,33卷,共497篇。主要记述了战国时期的纵横家的政治主张和言行策略,也可说是纵横家的实战演习手册。本书亦展示了东周战国时代的历史特点和社会风貌,是研究战国历史的重要典籍。ag真人在线并非一人,成书并非一时,书中文章ag真人在线大多不知是谁。西汉刘向编定为三十三篇,书名亦为刘向所拟定。宋时已有缺失,由曾巩作了订补。有东汉高诱注,今残缺。宋鲍彪改变原书次序,作新注。吴师道作《校注》,近代人金正炜有《补释》,今人缪文远有《战国策新校注》。《战国策》是古代汉民族的一部历史学名著。它是一部国别体史书,又称《国策》。

刘向(约公元前77年—公元前6年),刘向画像原名刘更生,字子政,西汉末年经学家、目录学家、文学家。沛县(今属江苏)人。汉皇族楚元王刘交四世孙。宣帝时,为谏大夫。元帝时,任宗正。以反对宦官弘恭、石显下狱,旋得释。后又以反对恭、显下狱,免为庶人。

成帝即位后,得进用,任光禄大夫,改名为“向”,官至中垒校尉。曾奉命领校秘书,所撰《别录》,为我国最早的图书公类目录。治《春秋彀梁传》。著《九叹》等辞赋三十三篇,大多亡佚。今存《新序》、《说苑》、《列女传》等书。

方孝孺(1357年—1402年),浙江省宁海县大佳何镇溪上方村人,明代大臣、学者、文学家、散文家、思想家,字希直,一字希古,号逊志,曾以“逊志”名其书斋,因其故里旧属缑城里,故称“缑城先生”;又因在汉中府任教授时,蜀献王赐名其读书处为“正学”,亦称“正学先生”,后因拒绝为发动“靖难之役”的燕王朱棣草拟即位诏书,牵连其亲友学生870余人全部遇害,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被“诛十族”的人。福王时追谥“文正”。



上一篇:金戈铁马:2中国兵法的祖师爷--先轸2
下一篇:金戈铁马:4伏波将军的远祖--赵奢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