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在线

太中校本课程
太中校本课程
  1. 通知通告
  2. 校本课程指南
  3. 校本课程动态
  4. 过程资料
  5. 校本课程教材
  6. 课题概况
  7. 成果展示
  8. 3D教材阅读

校本课程教材

主页 > 太中校本课程 > 校本课程教材

金戈铁马:1太谷最初的主人---------阳处父

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1:28:53
浏览次数:532次


太谷最初的主人---------阳处父

 

大家太谷以前的县城在阳邑,在春秋的时候属于晋国,当时,晋国有一个大夫叫阳处父,因为军功,晋文公就把太谷作为他的食邑赐给了阳处父,太谷始有阳邑之称。直到北周武帝建德六年,县城才从阳邑西迁至白塔村,民间有“先有白塔村,后有太谷城”之说,也就是现在的太谷城,当然,县名也由以前的阳邑改名为太谷,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。那么,作为太谷最初的主人阳处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阳处父是春秋晋文公和晋襄公时期的人物,他在史籍里的信息不算太多,但他无疑是晋国非常重要的军事人物、政治人物,晋国很多重要的事件,都与他密不可分。

阳处父应该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人,他很有才学,他先是追随狐偃,就是大家知道的《烛之武退秦师》里的子犯,希翼得到推荐而获晋文公重用,结果白干了三年,没戏。于是他又转投到赵衰门下,也就是大家熟知的赵盾的父亲,这次,很快就得到了晋文公的重用。而且成为晋文公太子的老师,晋文公去世后,阳处父就以太傅的身份辅佐晋襄公,可以说是位尊权重,天下知名了。

阳处父的亮相是在著名的崤之战的战场上,当时,秦国趁晋文公新丧,派秦将孟明视等三将率兵越晋伐郑,结果秦军在崤山被晋军全歼,而主帅也被晋军擒获。晋襄公在继母文嬴的劝说下放走了秦军三帅,不久又悔恨了,于是派阳处父去追捕。阳处父急急追到黄河东岸,见秦国三帅已坐上渡船,阳处父看情况紧急,又知道一时寻不到船只,就心生一计,他故意解下自己所乘的左骖之马,便假托是晋襄公要送给孟明视的礼物,让三帅上岸接受。孟明视何等聪明,刚刚离了是非之地,自然有心提防,于是孟明视就立在船头拜谢,并不上岸受礼,没有上阳处父的当,阳处父的虚饵计也就落空了。尽管这一次计策没有实现,但大家还是从中看到了他随机应变,多智多谋的才干。

不久,他的这种才干还是显现出来了,晋襄公元年(627),冬天,楚成王不甘心将霸权交与晋国,同时,也为了报城濮之战的仇,于是就趁晋文公新丧,出动大军征服陈国、蔡国,并进攻郑国,反扑势头猛烈。晋襄公看情况危急,迅速做出反应,于是马上派他信得过的老师阳处父带兵进攻蔡国,楚国也派出令尹子上率兵救蔡,于是两军隔泜水相持不下。后来,阳处父见晋军粮草将尽,就想回师退兵。但他既怕退兵时楚军乘机进攻,又怕退兵后给人落下临阵退却的笑柄,于是想出一计。他派人前去对子上说:“你若想和我决战,我就退后一舍,让你渡河列阵,咱们早晚决战;你若不想渡河,那就让我一舍之地,使我渡河列阵。不然这样相持不下,劳师费财,对谁也没有好处。”子上想要渡河列阵,可随行的谋士孙伯说:“晋人不讲信用,是人所共知的,如果晋军乘我军半渡而击之,那大家就吃大亏了,不如让他们渡河列阵。”于是子上就让楚军后退了一舍,等待晋军渡河。哪知阳处父等楚军一退,就故意宣扬说:“楚军不敢与晋军决战,已经逃跑了。”于是,阳处父就从从容容地带领晋军退兵回国了。阳处父当然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楚国,熟读兵书的他深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,为了扩大战果,阳处父决定用反间计,他知道楚国太子商臣与子上结怨,退军后就让人对商臣说:“子上受了晋国的贿赂,所以才退兵。”商臣于是就将此事报告给了楚成王,楚成王听后,非常生气,于是不辨真假就把子上杀掉了。阳处父不费一兵一卒,就取得了泜水之役的胜利。可以说,在晋楚争霸中,阳处父功不可没。

阳处父常识渊博,风度翩翩,鬼点子也多,但他的缺点在于聪明外露,锋芒逼人,完全不会保护自己,以致被人讥为华而不实之人。《左传》里记载了这个故事:

晋阳处父聘于卫,反过宁,宁嬴从之,及温而还。其妻问之,嬴曰:“以刚。《商书》曰:‘沈渐刚克,高明柔克。’夫子壹之,其不没乎。天为刚德,犹不干时,况在人乎?且华而不实,怨之所聚也,犯而聚怨,不可以定身。余惧不获其利而离其难,是以去之。”

这个故事是这样的,公元前622年(鲁文公五年),他奉命到卫国作国事访问,在访问结束回晋国的时候,路过宁(在河南省境)这个地方。宁地有一个大夫叫宁嬴,怀才不遇,一直想得到显赫人物的提携而干出一番事业。阳处父路过,天赐良机。宁嬴拜见,热情招待,尽诉衷曲。阳处父对宁嬴也很欣赏,起程时就带上他一道上路。途中少不得指点江山,纵论古今,臧否人物,多有交流。按说,宁嬴这一次得遇贵人,风云际会,置身庙堂,大展鸿图,是指日可待的事情。但,出乎意料,宁嬴跟着阳处父刚刚走到温这个地方就向他告辞,二话没说,又跑了回去。

宁嬴的妻子见丈夫很快回来,大惑不解。本来是要等着他衣锦还乡的,没成想这么快就回来了,妻子很纳闷,就问怎么回事?

 宁赢就对他妻子说了,阳处父这个人呢,不愧姓“阳”,太刚强了。《商书》上说过,人的性情阴柔,应增加刚性,刚强呢,则应增加柔情,如此方能相济。可阳处父是一味刚强,恐怕是难得善终。天行刚健,尚且听任四时运行而不加干涉,而何况是人呢?这个人华而不实又爱犯人,自身难保。我担心跟着他,不仅得不到好处,还有可能成为牺牲品,所以就又跑回来了。

后来的事实证明,宁嬴的预见太准确了。阳处父回到晋国之后,又干了一件大事,而且因为这件事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了。

《左传》记载:

六年春,晋蒐(sōu)于夷,舍二军。使狐射姑将中军,赵盾佐之。阳处父至自温,改蒐于董,易中军。阳子,成季之属也,故党于赵氏,且谓赵盾能,曰:“使能,国之利也。”是以上之。

原来阳处父从卫国回来,就参与了一次非常重要的人事变动,大家知道,公元前622年,这一年对晋国来说时运不佳,晋襄公手下的中军将先且居、中军佐赵衰、上军将栾枝、上军佐胥臣几乎同时死去。这样,晋国的六卿重臣大面积缺失,内阁急需重组。由于事出突然,而且噩耗不断,晋襄公还没有心理准备,只得来年重新提拔干部,担任六卿。

晋国自晋文公回国后,便一直存在贵族们的利益纷争,晋文公时代扩军的原因之一就是属于诸卿家族势力日渐强大,为了平衡,只能把蛋糕做大,把官设的尽可能多些,只是在晋文公的强势手腕下,在晋襄公的仁德政策的润滑下,矛盾一直被隐藏。当晋襄公再一次编组内阁时,各大家族各怀心机。在利益的驱动下,诸卿基本被分为两大政治集团。

老臣派:这一派是属于晋惠公、晋献公时代甚至更早就已发达的家族,资历深。像箕郑父、士榖、梁益耳、先都、荀林父等人。

新人派:此派则是晋文公、晋襄公时代倚重的贤臣之后,高干子弟,资历较浅。像贾季(即狐射孤,狐偃之子)、赵盾(赵衰之子)、先克(先且居之子)、栾盾(栾枝之子)胥甲(胥臣之子)等人。

晋襄公内心已有安排,就是重用老干部,平衡诸卿利益,其框架基本是废除两支新军,由士榖将中军,梁益耳佐之;箕郑父将上军,先都佐之。可这个消息不知怎么就被传出去了,老臣派当然踌躇满志,而新人派则坐立不安,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起来。

公元前621年开春,晋襄公在介休阅兵,对晋军中的将佐进行重组,一切皆如大家打听到的消息一致,晋襄公要重用老臣派,优先考虑,而晚辈们则要靠边站。情急之下,最年轻也最善于表达自我感情的先克抢先发言:“狐、赵之功不可忘!”先克的祖父是先轸,先克的话自然代表了新人派的共同语言,晋襄公一想,晋国如日中天的强势,都是这些孩子的父辈们跟随着自己的父亲历经千辛万苦创造出来的,实属不易。晋襄公动摇了,晋襄公认为先克的话很有道理,如果贤臣的子嗣们不能得到应有的富贵,那么谁还会作晋国的贤士呢?

于是,晋襄公就又按照他们父辈所立下的功勋大小,来安排他们的职位,狐偃功劳最著,赵衰、先珍其次,栾枝、胥臣稍低。那么暂时安排狐射姑、赵盾、先克入六卿,却又将箕郑父、先蔑、荀林父也带入六卿行列,以作为平衡新人派之用。这次新老贵族的较量中,新人取得了胜利,狐射姑为中军元帅,赵盾为中军佐,先克为上军将,箕郑父佐之,先蔑带领下军、荀林父辅佐他。上三位全部是新人派,中军佐赵盾还担任其父赵衰留下的执政大夫一职。可事情并没有结束,就在晋襄公重组六卿的几天后,襄公的老师阳处父从卫国回来,听说晋襄公任命贾季率领中军,赵盾做中军佐,很不满意,他对襄公说:“据我的了解赵盾比贾季贤明且有才华!”晋襄公听从了老师阳处父的进言,就把贾季与赵盾的军中职务进行了调换,赵盾成为中军元帅,贾季成为中军佐,辅助赵盾。这样就把晋襄公原来定好的人事安排又来了个大否决——排斥狐偃之子狐射姑(贾季),力推赵衰之子赵盾。晋襄公倒还没有什么,但狐射姑由此怀恨在心。

从历史的发展来看,阳处父力荐赵盾是非常正确的,赵盾在晋国执政期间,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维护了晋文公开创的霸业。史书上这样记载:

宣子于是乎始为国政,制事典,正法罪,辟狱刑,董逋逃,由质要,治旧污,本秩礼,续常职,出滞淹。既成,以授大傅阳子与大师贾佗,使行诸晋国,以为常法。

翻译过来就是:赵宣子从这时开始掌握国家的政权,制定章程,修订法令,清理诉讼,督察逃亡,使用契约,清除政治上的污垢,恢复被破坏的次序,重建已经废弃的官职,提拔被压抑的贤能。政令法规完成以后,交给太傅阳子和太师贾佗(也就是贾季),使之在晋国推行,作为经常的法则。阳处父也成为赵盾最主要的帮手。

事情刚刚过了一年,晋襄公就病死了,狐射姑,也就是贾佗就指使续简伯杀死了阳处父,自己则逃到了外国。

阳处父的死,其原因在于过于正直、刚强,不善于保护自己。而中国人又过于圆滑,难怪宁嬴认为他“华而不实”。

小说《亮剑》中,曾有一段关于军魂的阐述,它说任何一支部队都有着它自己的传统。传统是什么?传统是一种性格、是一种气质!这种传统与性格,是由这种部队组建时首任军事首长的性格与气质决定的。他给这支部队注入了灵魂。从此不管岁月流失,人员更迭,这支部队灵魂永在。这是什么?这就是大家的军魂。

大家太谷人正直、刚强、无私,不像有的地方的人狡猾、奸诈,或许就与大家的首任地方官阳处父有关吧!

阳处父的后人一直生活在阳邑,只是把姓由阳改为了杨,或许是希翼后人能在阳刚之美的基础上,加一点阴柔之美吧!

 

附录1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阳处父如卫

阳处父如卫,反,过宁,舍于逆旅宁嬴氏。嬴谓其妻曰:“吾求君子久矣,今乃得之。”举而从之,阳子道与之语,及山而还。其妻曰:“子得所求而不从之,何其怀也!”曰:“吾见其貌而欲之,闻其言而恶之。夫貌,情之华也;言,貌之机也。身为情,成于中。言,身之文也。言文而发之,合而后行,离则有衅。今阳子之貌济,其言匮,非其实也。若中不济,而外强之,其卒将复,中以外易矣。若内外类,而言反之,渎其信也。夫言以昭信,奉之如机,历时而发之,胡可渎也!今阳子之情譓矣,以济盖也,且刚而主能,不本而犯,怨之所聚也。吾惧未获其利而及其难,是故去之。”期年,乃有贾季之难,阳子死之。

选自《国语-晋语五》

翻译:

阳处父到卫国访问,返回晋国时,路过宁邑,住宿在宁嬴氏的旅店里。宁嬴氏对妻子说:“我很久以来一直在寻求有德行的君子,今天总算遇到了。”便起身跟他走了。阳处父在路上与宁嬴谈话,宁嬴到了河内温山又返回了家。他的妻子问道:“你得到了所求的人,却又不随从他,你为什么这样想家呀?”宁嬴回答说:“我看到他的外貌想跟他去,听到他的言辞后又厌恶他。外貌,是人性情的华采;言辞,是外貌的枢机。人的身体产生性情,是在心中形成的。言辞,是身体的文饰。言辞文质彬彬才能说出来,和性情、外貌相符合才能办事,互相背离就会出毛病。现在阳子外貌堂堂,但是他的言辞贫乏,不副其实。如果中情不足,而外貌硬要装得很足,最后仍将归于不足,因为中情和外貌不一致。如果中情和外貌相类,而言辞却与之相反,那就使诚信受到了亵渎。言辞是用来表明诚信的,应当奉它如枢机,思考成熟了才能说出来,怎么可以亵渎它呢!如今阳子的中情是很辨察的,因此形成他的外貌掩盖了他的缺点,而且他的性情刚愎,自以为才能超群,不本着仁义办事而触犯别人,就会招致众人的怨恨。我担心不但得不到他的好处,反而会蒙受他的祸害,所以才离开他。”第二年,就发生了贾季发难的事件,阳子就死于这一事件。

 

附录2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阳处父易帅

晋襄公六年,立其子夷皋为世子,使庶弟公子乐出仕于陈。是年,赵衰、栾枝、先且居、胥臣先后皆卒,连丧四卿,位署俱虚。舍二军,仍复三军之旧。襄公欲使士谷、梁益耳将中军,使箕郑父、先都将上军。先且居之子先克进曰:“狐赵有大功于晋,其子不可废也。且士谷位乃以司空,与梁益耳俱未有战功,骤为大将,恐人心不服。”襄公从之。乃以狐射姑为中军元帅,赵盾佐之;以箕郑父为上军元帅,荀林父佐之;以先蔑为下军元帅,先都佐之。狐射姑登坛号令,指挥如意,傍若无人。其部下军司马臾骈谏曰:“骈闻之:‘师克在和。’今三军之师,非夙将,即世臣也。元帅宜虚心谘访,常存谦退。夫刚而自矜,子玉所以败于晋也,不可不戒。”射姑大怒,喝曰:“吾发令之始,匹夫何敢乱言,以慢军士?”叱左右鞭之一百。众人俱有不服之意。再说士谷、梁益耳闻先克阻其进用,心中大恨。先都不得上军元帅之职,亦深恨之,时太傅阳处父聘于卫,不与其事。及处父归国,闻狐射姑为元帅,乃密奏于襄公曰:“射姑刚而好上,不得民心,此非大将之才也。臣曾佐子余之军,与其子盾相善,极知盾贤而且能,夫尊贤使能,国之令典。君如择帅,无如盾者。”襄公用其言,乃使阳处父改搜于董。狐射姑未知易帅之事。欣然长中军之班,襄公呼其字曰:“贾季,向也寡人使盾佐吾子,今吾子佐盾。”射姑不敢言,唯唯而退。襄公乃拜赵盾为中军元帅,而使狐射姑佐之,其上军、下军如故。赵盾自此当国,大修政令,国人悦服。有人谓阳处父曰:“子孟言无隐,忠则忠矣,独不虞取怨于人乎?”处父曰:“苟利国家,何敢避私怨也?”次日,狐射姑独见襄公,问曰:“蒙主公念先人之微劳,不以臣为不肖,使司戎政;忽然更易,臣未知罪。意者以先臣偃之勋,不如衰乎?抑别有所谓耶?”襄公曰:“无他也。阳处父谓寡人言,吾子不得民心,难为大将。是以易之。射姑嘿然而退。

是年秋,八月,晋襄公病。将死,召太傅阳处父,上卿赵盾及诸臣,在榻前嘱曰:“寡人承父业,破狄伐秦,未尝挫锐气于外国。今不幸命之不长,将与诸卿长别。太子夷皋年幼,卿等宜尽心辅佐,和好邻国,不失盟主之业可也。”群臣再拜受命。襄公遂薨。次日,群臣欲奉太子即位。赵盾曰:“国家多难,秦狄为仇,不可以立幼主,今杜祁之子公子雍,见仕于秦,好善而长,可迎之以嗣大位。”群臣莫对。狐射姑曰:“不如立公子乐。其母,君之嬖也。乐仕于陈,而陈素睦于晋,非若秦之为怨,迎之,则朝发而夕至矣。”赵盾曰:“不然。陈小而远,秦大而近。迎君于陈不加睦,而迎于秦,可以释怨而树援,必公子雍乃可。”众议方息。乃使先蔑为正使,士会副之,如秦报丧,因迎公子雍为君。将行,荀林父止之曰:“夫人太子皆在,而欲迎君于他国,恐事之不成,将有他变。子何不托疾以辞之?”先蔑曰:“政在赵氏,何变之有?”林父谓人曰:“‘同官为僚。’吾与士伯为同僚,不敢不尽吾心。彼不听吾言,恐有去日,无来日矣。”不说先蔑往秦。且说狐射姑见赵盾不从其言,怒曰:“狐、赵等也。今有赵其无狐耶?”亦阴使人召公子乐于陈,将为争立之计。早有人报知赵盾。盾使其客公孙杵臼率家丁百人,伏于中路,候公子乐行过,要而杀之。狐射姑益怒曰:“使赵孟有权者,阳处父也。处父族微无援,今出宿郊外,主诸国会葬之事,刺之易耳。盾杀公子乐,我杀处父,不亦可乎?”乃与其弟狐鞫居谋。鞫居曰:“此事吾力能任之。”与家人诈为盗,夜半逾墙而入,处父尚秉烛观书,鞫居直前击之,中肩。处父惊而走,鞫居逐杀之,取其首以归。阳处父之从人,有认得鞫居者,走报赵盾。盾佯为不信,叱曰:“阳太傅为盗所害,安敢诬人?”令人收殓其尸。此九月中事。

选自《东周列国志》四十七回

资料链接:

《国语》是关于西周(公元前11世纪~公元前771年)、春秋(公元前770年~公元前476年)时周、鲁、齐、晋、郑、楚、吴、越八国人物、事迹、言论的国别史杂记,也叫《春秋外传》。原来传说是春秋末期鲁人左丘明所作,与《左传》并列为讲解《春秋》的著作。近代学者研究证实,春秋时有盲史官,专门记诵、讲述古今历史。左丘明就是稍早于孔子的著名盲史官,他讲的历史得到过孔子的赞赏。盲史官讲述的史事被后人集录成书,叫做《语》,再按照国别区分,就是《周语》、《鲁语》等,总称《国语》。西晋时曾在魏襄王墓中发现了大量写在竹简上的古书,其中就有《国语》三篇,谈到了楚和晋的历史,这说明战国时此书就开始流传了。现版本的《国语》大概是这些残存记录的总汇。因为是口耳相传的零星记录,内容主要是口语,国别和年代的区分、排列没有严格标准。

《国语》成书约在战国初年。全书二十一卷中,《晋语》九卷,《楚语》二卷,《齐语》只有一卷。《周语》从穆王开始,属于西周早期。《郑语》只记载了桓公商讨东迁的史实,也还在春秋以前。《晋语》记录到智伯灭亡,到了战国初期。所以《国语》的内容不限于《春秋》,但确实记载了很多西周、春秋的重要事件。各国“语”在全书所占比例不一,每一国记述事迹也各有侧重。《国语》对东西周的历史都有记录,侧重论证记言。《鲁语》记春秋时期鲁国之事,但不是完整的鲁国历史,很少记录重大历史时间,主要是针对一些小故事发议论。《齐语》记齐桓公称霸之事,主要记管仲和齐桓公的论证之语。《晋语》篇幅最长,共有九卷,对晋国历史记录较为全面、具体,叙事成分较多,特别侧重于记述晋文公的事迹。《郑语》则主要记史伯论天下兴衰的言论。《楚语》主要记楚灵王、昭王时期的事迹,也较少记重要历史时间。《吴语》独记夫差伐越和吴之灭亡,《越语》则仅记勾践灭吴之事。

 



上一篇:金戈铁马:目录2
下一篇:金戈铁马:2中国兵法的祖师爷--先轸1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